希望您在“一个小人物的财富自由之旅”中找到自己的财富自由!

DukeForest

我永远都不会忘记Duke旁边的森林。不会忘记每天下午,无论MBA的学习生活有多忙,都要换上跑步鞋,让双脚在森林的小路中穿梭,让心情随着树枝们摇摆。从3英里,到5英里,到12英里,到21英里。随着每次跑步距离的增加,除了酸痛的肌肉,脑海中不停浮现的肯德基炸鸡(不要嘲笑我啊),获得最多的要算那份淡然的心情。这是自己的步伐,自己的速度,自己的旅程。存在于我和大自然之间的,只有我的双腿和那清新的空气。

 

还记得2009年的夏天,远赴重洋,第一次搬到Duke的时候。大概是深夜11点多吧,我的房东兼同学Craig,把我和室友Batu从机场接到了藏在树林中的小木屋。由于天黑,周围啥也看不到,加上时差,把睡袋往地上一滩,我就呼呼大睡。第二天,一大清早,从睡袋钻出来,揉了揉因睡在地上而酸痛的胳膊,推开门,走进了那片森林。当时,我还不知道接下来迎接着我的会是什么,对未来,除了有着傻瓜般的兴奋和期待以外,其他一无所知。

 

就像大多数在中国教育体制下成长的朋友一样,从小到大,攀比是可在我人生最重要的事情。考试,要比其他同学们考得好,这样才能排名靠前,才能上到一个好大学。工作,要找个赚钱多,人人羡慕,最好是外企,上班地点还要是最好的。除此之外,丰年过节,亲戚朋友们聚会,父母们总要含沙射影的将个个孩子比较一遍 - “哎呀,你的孩子学习真好啊!你从来都不用操心。要我的孩子有那么听话就好了!”。。。“你孩子的工作真好,这么有名气的公司,赚的钱还多”

 

在这种攀比的影响下,我浑浑噩噩的过了20多年。我从来没问过自己 “ 我想要什么”,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,我喜欢做什么事情,我的长处是什么。好像只要过得比邻居“小明”,上的学校更好,赚的钱更多,工作更出彩,我的人生就更美丽更幸福。

 

说实话,在Duke上学的时候,我还一直抱着这个心理。只要努力学习,拿到最好的成绩,找到最好的工作,那就是我想要的。在这种目标的驱动下,我每天都是图书馆最晚离开的那个人。成绩非常不错,工作也找的挺好,暑期实习,进入了梦寐以求的麦肯锡咨询。

 

但是,在“享受”这些攀比中产生的“成功”时,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。似乎,内心有个另外的自己。他总是嘶声力竭的大喊着 - “生活其实有另外的一面!你不需要跟其他的人比!” 可惜的是,我从来没有认真对待那呐喊的声音。

 

我真正的改变,来自于马拉松长跑训练。

 

室友Craig非常喜欢跑步,我的卧室在一楼,窗户对着门口,所以经常看着他风风火火地跑出门,跑进森林,满身大汗的跑回来。有一次,我问他为什么坚持跑步。一个很平淡的答案,他说跑步让他每天精力充沛。可能是受他的潜移默化,也有可能是为了寻找一个发泄MBA压力的方式,我也开始了尝试跑步。

 

我有个习惯,要做什么事就要做到极致。说要跑步,那就要跑最长的 - 马拉松!一时性急,在亚马逊上买了本马拉松训练的教程。每天开始按照教程跑步。

 

刚开始的时候,跑步量不是很大,一般3-5英里。我的身体还不错,所以跑起来挺轻松。每次跑步,那快感就来自于超越别人。看到其他跑得比较慢的人,我调整好步伐,一溜烟地超过去。然后很有满足感的继续大步前行。

 

但是慢慢的,跑步量开始加大。8英里,12英里。。。我的步伐开始放慢。我骨瘦如柴的身体渐渐的显示出了在长跑上的弱点。软弱的小腿肌肉,很多时候不能很好的带动双腿的运动,导致膝盖也开始磨损,疼痛。渐渐的,我成了那个在跑步中被不停地超过的人。

 

刚开始,心中感觉很不爽。特别是看到比我重2倍的美国人超过我(别扔鸡蛋啊)。很多时候,我就会加紧步伐,赶快追赶。想象自己是奥运选手,往着终点冲刺。但那冲刺持续不久,100米不到就上气不接下气,还把膝盖搞得更疼了。

 

几次过后,我就开始想放弃。停跑了两个星期。但后来,看着日记本里空空的跑步记录,我又咬咬牙,穿上了跑步鞋。同时,我看了很多长跑训练者们在网上分享他们的经验。当中最令我惊讶,或者说令我豁然开朗,的一条就是 “长跑是自己旅程。你不是在和别人赛跑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步调。享受跑步的过程,突破自己的running wall(跑步极限),以快乐的心情跑到你的终点。”

 

这句话改变了我的跑步态度。我慢慢的发现,我再也没有皱着眉头,上气不接下气的,为了赶上别人的奔跑;取而代之的是我开心的跨步。我开始享受这跑步的过程。我开始关注周围的环境。看着松鼠们在树间跳跃,陆龟在草丛边慢爬,树叶在风中摇摆。我开始回想人生。想着小时候在沙堆玩耍的日子,上学的日子,高考的日子,第一次工作的日子,第一次去以色列出差的日子。想着,什么是我喜欢的东西,什么对我来说更重要,什么能令我开心。

 

在这种心态的转变下,我的跑步距离也开始有机的增加,从12英里,到15英里,到18英里,到21英里。到了最后,我需要周六整个早上,来完成21英里的跑步旅程。我的足迹,也从Duke的森林,到了Durham的市中心,到了烟草博物馆,到了独立战争纪念碑,等等。

 

而更重要的是,我渐渐的开始不再和人攀比,我开始寻找自己定义的成功,幸福,和快乐。我开始和朋友们大胆的创业 (我们当时创立的www.catchafire.com成了美国最大的Non profit和Pro-bono volunteer matching服务提供商)。我放弃了去麦肯锡工作的机会,而选择自己更喜欢的科技公司微软。我在自己还没有安顿的时候,就去动物救助中心领养了JD,然后带着他和Echo,开着刚买的新车,开始了横穿美国的旅途。

 

现在的我,有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和别人攀比。20多年的习惯毕竟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。特别是,每次跟亲戚通电话,他们提到谁谁谁年薪350万,谁谁谁现在是个大公司的大人物;又或,看到很多当年跟自己一起从MBA毕业的同学,在国内每年节节高升。每每此时,我就会提醒自己,那些不是我的成功,不是我的幸福,不是我的快乐;并且告诉自己,我正活在自己定义的生活当中。

 

最后,这3年来,除了、跑步,我还开始游泳。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就跑到公司旁边的LA Fitness健身房开始游泳。40分钟下来,游个30圈,不光让下午的工作高效率,还对我常年用电脑导致的颈椎病有好处。当然,游泳就像跑步一样,也要找到自己的节奏。每当隔壁泳道的人超过我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Duke的森林,想起在那里跑步的日子。

分享: 更多

1 条评论

  1. 沙发2014-01-23 下午10:02回复
    Tracy

    INNER PEACE是终极目标,希望我也能早日找到。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不理你。 不要啊! 吃饭。 吃惊。 吃西瓜。 飞吻! 恭喜! Hi 纠结! 膜拜! OK 抛媚眼。 泡泡糖。 抛钱。 忍! 生闷气! 调皮。 偷看。 委屈。 献花。 疑问? 抓狂!